刑事审判参考案例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毒品犯罪参考指导案例 > 刑事审判参考案例

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案——对同时为自己和他人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应如何量刑

2014-10-10   标签: 来源:毒品犯罪辩护网   浏览次数:

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案——对同时为自己和他人运输毒品的被告人,应如何量刑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冯忠义,男,1957年8月1日出生,无业。因涉嫌犯贩卖、运输毒品罪于2006年5月31日被逮捕。
    被告人艾当生,男,1968年11月24日出生,农民。因涉嫌犯贩卖、运输毒品罪于2006年5月31日被逮捕。
    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冯忠义、艾当生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向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6年4月16日,被告人冯忠义在云南省芒市购得净重为3540克的10块海洛因后,雇请他人运到云南省昆明市。同月24日,冯忠义将其中2块净重为709克的海洛因以每克320元的价格卖给被告人艾当生。随后冯忠义、艾当生相约一同前往湖南省,冯忠义准备将余下的8块海洛因带到湖南省郴州市贩卖,艾当生准备把从冯忠义处购买的2块海洛因带到湖南省邵阳市掺假后出售。二人商定由艾当生帮冯忠义携带3块海洛因,运费按每克20元支付或用海洛因折抵。同月25日凌晨,冯忠义、艾当生各携带5块海洛因从昆明市出发,于当晚到达贵州省兴义市,又从兴义市转乘出租车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当行至324国道贵州省安龙县幺塘收费站时,冯忠义、艾当生被查获,公安人员当场从冯忠义携带的包内查获海洛因5块及毒资47000元,从艾当生携带的黑色提包内查获海洛因5块、白色药丸1袋。冯忠义、艾当生携带的10块海洛因,共计净重3540克。
    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冯忠义、艾当生交易350克海洛因的证据不足,不予认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冯忠义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被告人艾当生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冯忠义、艾当生均提出上诉。被告人冯忠义及其辩护人提出,冯忠义贩毒是为生活所迫,毒品未流人社会,认罪态度好,请求从轻处罚。被告人艾当生及其辩护人提出,艾当生系从犯、初犯,认罪态度好,毒品未流人社会,量刑过重。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上诉人冯忠义、艾当生违反国家禁毒法规,为牟取非法利益而贩卖、运输海洛因,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其中,冯忠义贩卖、运输海洛因3540克,艾当生贩卖、运输海洛因共计1759克,二被告人的罪行极其严重,均应依法惩处。原判根据上诉人冯忠义、艾当生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量刑,并无不当。对上诉人冯忠义、艾当生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将本案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后认为,被告人冯忠义以贩卖为目的购买海洛因,向他人销售并伙同他人携带运输,其行为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告人艾当生以贩卖为目的购买海洛因并携带运输,其行为亦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冯忠义贩卖、运输海洛因3540克,艾当生贩卖、运输海洛因l759克,二被告人贩卖、运输海洛因数量大,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和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对冯忠义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鉴于艾当生运输的1759克海洛因中有1050克系受雇替冯忠义运输,其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次于冯忠义,依法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核准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黔高刑一终字第558号刑事裁定中维持第一审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冯忠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部分;
    2.撤销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黔高刑一终字第558号刑事裁定和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2006)兴刑初字第127号刑事判决中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艾当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部分;
    3.被告人艾当生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主要问题
    1.被告人艾当生向同案被告人冯忠义购买毒品,并替冯忠义运输毒品,二被告人是否构成共同犯罪?
    2.根据被告人艾当生的犯罪行为及其在本案中的地位和作用,对其应如何量刑?
    三、裁判理由
    (一)被告人冯忠义、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的行为从全案来看不构成共同犯罪,但艾当生受雇替冯忠义运输毒品的行为系共同犯罪。
    毒品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实施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等犯罪行为。仅在客观上相互关联而缺少共同故意的毒品犯罪行为,如买卖毒品的双方,不构成共犯。本案中,被告人冯忠义贩卖给被告人艾当生海洛因709克,虽然二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指向同一对象,但冯忠义的主观故意是销售毒品,而艾当生的主观故意是购买毒品,二人的主观故意不同,仅是买卖毒品的行为客观上相互关联,故不构成共同犯罪。冯忠义运输自己所有的海洛因1781克,艾当生运输自己所有的海洛因709克,二被告人这种运输毒品行为是分别独立实施的,没有共同运输同一毒品的主观故意,故二人在此范围内的运输毒品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但在被告人艾当生受冯忠义雇佣、指使,替冯忠义运输海洛因1050克的行为中,二被告人具有共同运输同一毒品的故意,二人的行为指向同一对象,应当构成共同犯罪。其中,冯忠义作为雇佣者,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大于艾当生。
    (二)根据被告人艾当生的犯罪行为及其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可以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
    毒品数量对毒品犯罪的定罪量刑特别是量刑具有重要作用,毒品数量是毒品犯罪量刑的基本的、重要的情节,但不是唯一标准。在对被告人量刑时,特别是在考虑是否适用死刑时,要综合考虑毒品数量、犯罪情节、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以及当地的禁毒形势等各种因素,做到区别对待。原则上,对于毒品数量已经达到当地实际掌握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具有法定或者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反之,对毒品数量接近实际掌握的判处死刑的数量标准,但具有从重处罚情节的,或者毒品数量超过实际掌握的死刑数量标准,没有法定或者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一般应当依法从严惩处,判处死刑。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印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也对此作了强调。
    本案中,被告人冯忠义以贩卖为目的购买海洛因3540克后,贩卖给被告人艾当生。709克,并雇请艾当生替自己运输海洛因1050克,自己还运输海洛因178l克。冯忠义贩卖、运输海洛因数量大,超过当地实际掌握的适用死刑数量标准,罪行极其严重,且无法定从轻处罚情节,原判对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是适当的。被告人艾当生贩卖、运输海洛因l759克,数量大,但其主要犯罪行为是运输毒品,且其运输的毒品有1050克是受毒品所有者、同案被告人冯忠义的指使、雇佣,该运输毒品行为只是冯忠义贩卖毒品行为的辅助行为。同时,艾当生贩卖、运输毒品的数量只有同案被告人冯忠义贩卖、运输毒品数量的一半左右。艾当生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次于冯忠义。根据罪责刑相适应原则,对艾当生的处刑应当与冯忠义有所区别,故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后依法改判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  余淼  审编: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  王勇)
    来源:《刑事审判参考》2009年第2集(总第67集)
查看全文
智豪律师事务所网编整理
  • 0/35

    您填写的咨询标题过于简短,律师无法理解,请将文字数量控制在5-35范围

    例如:怎么争取孩子的抚养权?

  • 0/1000

    您的案情描述过于简单,律师会无法理解,描述越详细,律师回复质量越高哦!(文字数量大于15)

    例如:
    2011年恋爱同居,未领结婚证,孩子八个月大了,现因感情破裂要离婚,他已私自将小孩带走,我能争取抚养权嘛?该如何争取?

智豪团队是重庆乃至西南地区首家专做刑事辩护的刑事律师所,团队旗下汇聚了一大批知名刑事律师、法学专家、博士等人才为办案质量,智豪律师作为首家向社会公开承诺所承接刑事案件经过全体律师的集体讨论以确定最佳的辩护方案——“集体智慧、团队资源”,结合刑事领域积累的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资源及刑事辩护的实战经验,“为生命辩护、为自由呐喊”。

电话咨询

短信咨询

查看地图

在线联系